流失文物北齐汉白玉释迦牟尼佛首回归记:千年

作者:世界史

内容摘要:星云大师捐赠的北齐幽居寺释迦牟尼佛佛首。为文物回家找到更为便捷的路径。

图片 1

图片 2上图:北齐释迦牟尼佛首(被盗前) 下图:北齐释迦牟尼佛身图片 3上图:台湾佛光山 下图:灵寿幽居寺塔

关键词:国宝;视线;释迦牟尼;佛像;星云大师

图片 4   昨日,被盗的佛首在国博展出。上世纪90年代在河北被盗的北齐佛首回归,与佛身“合璧”在国博展出,之后将永久藏入河北博物院。本版摄影 新京报记者 浦峰

2015年5月15日,为迎接台湾高雄佛光山向大陆捐献的北齐汉白玉释迦牟尼佛首回归,国家文物局组织河北省文物局精心遴选的包括陈列于河北博物院曲阳石雕展厅的北齐汉白玉释迦牟尼佛身及另外76件精美佛教文物将空运至台湾高雄,参加5月23日在佛光山举办的“河北省佛教文物展”。据悉,在此次文物展上,分离19年的释迦牟尼佛身和佛首将得以身首合一,展览结束后,还将迎接佛首“回家”。

作者简介:

  新京报讯 (记者黄颖实习生郭锰)经历了20年的身首分离,1996年在河北幽居寺塔内一尊被盗割的北齐释迦牟尼佛首,已正式由台湾佛教界代表人士星云大师无偿捐回大陆,终得身首合璧。

此次我省千年石佛佛身与流失台湾的佛首得以身首合一,体现了两岸人民对中华民族文化遗产的共同关注,也谱写了一段“护宝”佳话。

  在外流落20年后,有着1460年历史、堪称北齐造像典范的汉白玉释迦牟尼佛佛首,今年在台湾星云大师的护送下,终于回到河北,实现了身首合一。佛首与佛身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之后,归还河北博物院,并于日前完成了佛首与佛身合璧的修复工作,在河北博物院石刻专题展厅与幽居寺塔内其他佛教石质文物一并展出。“两岸同胞同根同源、同文同种”的血脉亲情,成就了金身合璧的传奇,国宝归原,也再一次唤起社会各界对文物保护的重视、对文化遗产的尊重。

  昨日,国家文物局在国博举行了佛首造像回归仪式。据悉,合璧后的佛像将在国博展出两周,之后将永久入藏河北博物院。

两岸合作,促成佛像身首合一

  千年古刹敬奉北齐造像

  展览

2014年初,台湾高雄的佛光山。

  这尊汉白玉释迦牟尼佛佛像,头顶低平磨光肉髻,面相丰满,双目微启,神态安详,着袒肩袈裟,左手捏提衣襟,右手施无畏印,手饰腕镯,两腿结跏趺坐。佛像原存于河北省中西部灵寿县的千年古刹——幽居寺塔内。幽居寺是北齐时期的重要寺院。据史料记载,东魏末年,定州的定国寺禅师僧标,在灵寿县城西北55公里处的沙子洞村北侧创建了幽居寺。幽居寺,史称“三尊佛祁林院”,又名祁林寺。寺院背倚苍翠的山峦,面临清澈的山涧流水,清静幽雅,因此得名“幽居寺”。

  佛首佛身“合璧”现国博

两位信徒找到了佛光山佛馆馆长如常法师,希望把一尊北齐时期的汉白玉释迦牟尼佛首捐献给佛光山。他们告诉如常法师,佛首辗转来自大陆。

  北齐文宣帝高洋天保七年(556年),北齐定州刺史、六州大都督、赵郡王高叡,为彰其亡伯、兄、父、母、妻及自身功德,选择上好的汉白玉石敬造了释迦牟尼佛、无量寿佛、阿閦佛三佛,供奉在幽居寺内。高叡,为北齐高祖神武帝高欢之弟高琛之子,自幼聪慧夙成,深受高欢宠爱,《北齐书》及《北史》皆有传。高叡敬造三尊佛像供奉在幽居寺后,还增筑了佛塔、扩建了弥勒佛正殿、罗汉殿等殿宇。扩建后的寺院规模宏大,殿堂鳞次栉比,有僧舍200余间,行僧2000余众,成为北齐较大的官寺。随着北齐亡国,幽居寺也逐渐荒废。元大德年间,寺院有过短暂兴盛,清代完全废弃。今天,只剩下一座唐代重修时留下的幽居寺砖塔。

  昨日上午,国家文物局在国博举行了隆重的回归仪式,纪念由星云大师捐赠的北齐释迦牟尼造像佛首归来。历经20年的漫漫归乡路,这尊北齐年间的释迦牟尼造像终于身首合璧。

如常法师及时将情况告诉了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星云大师了解到,这尊佛首是河北省幽居寺塔供奉的释迦牟尼佛像的佛首。这尊佛像始建于北齐天保七年(公元556年),于1996年被盗。对于中华文物遭受的破坏、盗窃,星云大师常常悲伤叹息,他认为佛教文物是人类重要的文化资产,属于全人类共同所有,像这样被盗出的佛首应该回归原处。于是他通过有关方面的努力联系到了国家文物局,希望将佛首捐回大陆。

  经过1400多年的历史变迁,虽然幽居寺寺院早已圮废,在砖塔内却完整地保留了一部分文物,具有重要的历史和艺术价值。其中,高叡敬造的三尊佛像不知何时被供奉在了塔内第一层,三尊佛像基座的正面皆铭刻发愿文及确切的纪年、造像者及为之造像人的姓名和官职,这在北齐皇家石刻造像中并不多见,为研究北齐的政治及佛教造像艺术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同时,砖塔内还有小型高浮雕造像15尊,通高在20—48厘米之间,多为佛像,菩萨仅一身,有着明显的北齐造像风格。另外,砖塔外还有三尊较大型的无头石造像和一个建于元代天历二年(1329年)的石经幢以及北齐碑、元碑各两通。两通北齐碑碑文表彰了高叡的功德,概述了其扩建幽居寺的情况及当地的地貌、名胜、传说和佛教信仰,该地与北齐帝室的关系等。两通元碑还记载了元代幽居寺为五台山寿宁寺下院,以及元朝几代帝后对幽居寺的重视和民族往来与文化交流,同时反映了该寺的规制及其与五台山佛教的关系等内容。

  合璧后的佛像身着偏袒右肩袈裟,双手作说法印,两腿结跏趺坐。国博相关负责人介绍,佛像残高150厘米,宽90厘米,重约1吨,而佛首则高47厘米、重达80公斤。

2014年6月3日16时20分,国家文物局办公室国际组织与港澳台处朱晔处长将电话打到了河北省文物局博物馆处,就台湾欲捐赠佛首一事,要求河北省方面判断佛首是否为河北流失文物,同时将台湾方面提供的佛首照片发至河北省文物局。

  北齐历六帝立国28年,佛教十分兴盛。据记载,北齐有佛教寺院4万多所,僧尼最多时也有200多万人,占了总人口1/10还多。短短28年间,北齐创造出中国石刻艺术的辉煌,在河北的南北响堂山、水浴寺、娲皇宫以及山西天龙山、云冈等留下了大量佛教雕刻艺术,也反映着佛教造像本土化的变迁。幽居寺塔内的佛造像,已经逐渐摆脱印度佛造像艺术的影响,并在造型上一改北魏以来以秀骨清像为美的观念,向健美丰润的造型转变,重在表现不凡的气宇,并有别于后来唐朝丰腴饱满的形象,体现了佛造像从北魏清瘦向唐代丰腴过渡时期的特征。此外,佛像衣纹轻薄贴体,平润光洁,呈现出北齐受曹仲达影响而形成的“曹衣出水”的审美倾向。

  国博相关负责人介绍,幽居寺建于北齐天保七年(556年),为北齐皇家寺院,由赵郡王高叡始建,曾在1400多年前见证北齐皇室赵郡王高叡家族的兴亡。

河北省文物局博物馆处的李宝才处长曾在上世纪90年代主管过文物安全工作,对当时灵寿幽居寺塔佛首被盗情况记忆犹新。李宝才曾督办过当时案件的侦破工作,多次查看佛像被盗前后的照片和幽居寺塔佛首被盗案件的记录。当他看到台湾方面提供的佛首照片时,兴奋不已,马上从电脑中调取了当年的记录,并迅速回复国家文物局的朱晔处长:“基本判断没问题。佛首正是幽居寺塔被盗文物。”

  两岸情深力促民间合作

  该负责人说,幽居寺内佛塔供奉三尊汉白玉佛造像,其正中释迦牟尼佛像由高叡为亡伯大齐神武皇帝高欢和堂兄文襄皇帝高琛敬造,是代表北齐皇家审美和技艺的御制造像,也代表北齐皇家雕刻的最高水平。

为确保万无一失,河北省文物局主管副局长李恩佳又要求河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派人进行专业技术鉴定。经照片比对和研究,专家们也一致认为,台湾提供的佛首照片与幽居寺塔内被盗前释迦牟尼佛首的照片完全吻合。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金沙澳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