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伤痛最惨的一段情

作者:世界史

在2003年“非典”闹腾得最凶那会儿,网上流传着一个笑话,号称是“非典的最早记载”。说是曹操在宛城之战中被打得大败,幸亏大将典韦舍命相救,才得以逃脱。事后,曹操感叹道:非典,吾命休矣! 这个笑话当然编得比较拙劣,反映出作者的古汉语知识不咋的。曹操在那种情况下称呼典韦,可能称为“韦”、“典将军”、“典氏”,却不大会单称一个字“典”。 不过,说起那场败仗,确实是曹操少有的惨败。 作为三国时期的头号军事家,曹操一生打了多次败仗。最著名的当然是赤壁之战,被周瑜一把火烧得焦头烂额,统一全国的梦想也随之破碎。但即使在这样的大败中,他部下那些著名的文臣大将也基本没什么损失。 唯独宛城这一战,不但战死了军中头号猛将典韦,死了侄儿曹安民,连自个儿的长子曹昂也挂了,这可称得上是老曹最为惨痛的一次经历。 而引发这惨痛经历的,竟然是一个女人。 曹操生性好色,一生中拈花惹草,接触的女人没三位数也有两位数。唯独这一个,给万花丛中过的“风流浪爷”带来了最大的伤痛。 那是在东汉建安二年的春天,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率军讨伐宛城(今河南省南阳市一带)的军阀张绣。张绣见曹操兵力强大,又奉有天子的号令,便接受贾诩的劝告,向曹操投降。 原本预计要血战一场,谁知竟然这样轻轻松松地不战而胜。曹操当然非常高兴,便带了侄儿曹安民,上街溜达观望,也算是考察民情。溜达之间,不经意看见一位女子,颇有几分姿色。曹操心中一动,回到馆舍,便叫曹安民前去打听,这是谁家的美人。曹安民这机灵鬼,早知道伯父的心思,没多久就回来报告说,那美女是张绣叔叔张济的遗孀,也就是张绣的婶娘邹氏,如今正守寡呢。曹操满腔的情趣,被兜头泼了一瓢冷水,不禁连连叹息:这事儿咋这么不巧呢!曹安民却道:伯父啊,这事哪里不巧了?自古寡妇再嫁,天经地义,何况做侄儿的,又怎能干涉婶娘的婚事呢?老曹原本就是一个不按常规出牌的人,听了这话,大为欣慰。当晚,曹安民就把邹氏接到帐中。情欲上的需求终于战胜了政治上的理智。在《三国演义》中,这一段被描写得更加绘声绘色: 一日操醉,退入寝所,私问左右曰:“此城中有妓女否?”操之兄子曹安民,知操意,乃密对曰:“昨晚小侄窥见馆舍之侧,有一妇人,生得十分美丽,问之,即绣叔张济之妻也。”操闻言,便令安民领五十甲兵往取之。须臾,取到军中。操见之,果然美丽。问其姓,妇答曰:“妾乃张济之妻邹氏也。”操曰:“夫人识吾否?”邹氏曰:“久闻丞相威名,今夕幸得瞻拜。”操曰:“吾为夫人故,特纳张绣之降;不然灭族矣。”邹氏拜曰:“实感再生之恩。”操曰:“今日得见夫人,乃天幸也。今宵愿同枕席,随吾还都,安享富贵,何如?”邹氏拜谢。是夜,共宿于帐中。 在这中间,曹操被完全写成了纯粹的好色之徒,根本没有去考虑可能的风险。而且见到邹氏以后,就是一番威逼利诱的陈词滥调。这一点,倒是和一千多年后法国皇帝拿破仑征服各地贵妇人的手段颇为相似。虽然略带贬损之意,倒也把曹操写得分外直爽。 总之,不管是威逼利诱也好,两情相悦也罢,邹氏是被操哥带到了卧室。 要说曹操虽然个矮点,毕竟是三国第一流的英雄,言谈气度颇为潇洒;他又是著名的诗人,想必嘴巴也甜。更何况,堂堂司空大人,手握朝廷大权,那可是当世数一数二的大款啊! 而美丽的邹氏,新近寡居,寂寞难耐也可以理解。所以,顺理成章之下,邹氏与老曹如胶似漆起来。 两人这短暂的同居日子,想必是甜蜜而幸福的。按照《三国演义》的描写,曹操甚至专门吩咐大将典韦守住中军帐的门,其他文官武将,不经召唤,不得进来!可是,沉溺于温柔乡中的曹操,又怎么想得起召唤谁呢?于是,竟然连军务都荒废了。正是军帐中其乐融融,不知归期何在。 谁知,这事却传到张绣耳朵里。张绣顿时大怒:曹操,你怎么得寸进尺,逼我投降了还不算,竟敢勾搭我的婶娘,给我故去的叔叔戴绿帽子!这不是往我脸上吐口水么! 于是乎,张绣“冲冠一怒为红颜”,准备跟曹操豁出去拼了! 愤怒之下,张绣也没有完全冲昏头脑,而是采取了周密的计划:他首先向曹操请示,说因为我新近投降,部下的士兵军心不稳,有很多逃亡了,希望能把我的部队搬迁到您的营寨中驻扎,以稳定军心。沉溺在温柔乡中的曹操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张绣派大将胡车儿混入曹营,偷走了曹操心腹猛将典韦的如意兵器——一双80斤重的大铁戟。接着,张绣调动全部兵马,向曹操的中军大营发动突袭。曹军大乱,顿时土崩瓦解。 在这场战斗中,典韦表现得可歌可泣:从酒醉中惊醒的他,独自一个人守在营门口,面对着潮水般涌来的敌人,死命抵挡。大铁戟被偷走了,就用腰刀砍;刀刃砍缺了,就抓起两个士兵当肉锤抡。张绣的千军万马,被他一个人挡在门口,愣是冲不进去!直到敌军从侧面冲入营中,四面围攻,典韦才力竭倒下。死后好久,敌军都不敢从他身边经过。 靠着典韦断后,曹操匆忙从后门逃走。途中,他乘坐的宝马“绝影”中箭而死,幸亏大儿子曹昂将战马让给父亲乘坐,曹操方才脱险。曹昂自己却被乱箭射死。这起桃色事件的“罪魁祸首”曹安民被追兵砍成肉泥。而孤苦伶仃的邹氏,更是无从走脱。可怜春宵苦短,一缕香魂,殒于烽火。邹氏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呢?首先来说,她当然是一个美人。要知道曹操虽然好色,毕竟阅人无数,不至于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能吸引曹丞相的眼光,以至于冒如此大的政治风险,承担如此大的军事损失,想必邹氏的美丽也应是超凡脱俗的。 可惜在中国古代,漂亮的女人往往被当做红颜祸水加以贬斥,哪怕是那些迷恋她们容颜和肉体的男子,在享受之后,也多半会毫不留情地抛弃一边。相反,在西方文化中,美女虽然常常同样是男子争夺和玩弄的对象,但这种争夺和玩弄将是心口如一的重视,比如引起了特洛伊战争的美女海伦。 据古希腊传说,特洛伊王子帕里斯来到希腊,与斯巴达国王墨涅拉奥斯的妻子——希腊第一美女海伦相恋,将其拐带回国。墨涅拉奥斯闻讯大怒,找到哥哥阿伽门农,组织希腊各邦十万大军,杀奔特洛伊城。双方展开了长达十年的战争,英雄们死伤无数。最后,希腊人依靠“木马计”攻破了特洛伊城,将其满城屠杀殆尽。而美女海伦也被墨涅拉奥斯带回。 所以,邹氏的结局也自然会很不幸。在曹操的宏图霸业中,她只不过被人当做一块绊脚石,而她和曹操的一夜情也是作为丑闻来加以嘲讽的。假设一下,如果在宛城战役中,曹操运气再差一点,死在鸳鸯帐中, 那么,后世在指责他贪恋美色而丧志丧生的同时,说不定还会有人感叹,曹孟德不爱江山爱美人,堪称情圣呢。 可惜,曹操是枭雄,不是情圣。 class=’page’>上一页1

邹氏毕竟是女流之辈,被曹操这一通忽悠,立刻对他感恩戴德,当夜就留在了驿馆,没几天有随曹操到了军中大营。

曹安民要是放在现代绝对是个典型的二世祖,他回答道:“咱们驿馆旁边就有一个叫邹氏的绝色美女,可他不是妓女,而是张绣的婶娘,张济的遗孀。”

兴平元年,曹操攻打濮阳,吕布出兵迎战。吕布名震天下,曹操不敢与之正面较量,闻之其粮仓在蒲城以西四五十里之地,便亲自带人夜袭吕布粮仓。

公元197年,曹操大军推进到淯水时,张绣自然非常畏惧。在贾诩等谋士的建议下,张绣率领手下向曹操投降。不过,曹操收降张绣后,因为和张济的遗孀邹氏的关系,所以激怒了本来就心有不甘的张绣。张济,武威郡祖厉县人,原本是董卓的手下。并且,张济是张绣的叔叔,在他死后,张绣继承了他留下的军队。在此背景下,张绣和谋士贾诩商议对策。在一番谋划下,张绣一方面把曹操的护卫典韦邀请到自己的大营中,而且故意用酒将典韦这位猛将灌醉。等到典韦被灌醉后,张绣立即派遣人马去捉拿曹操。

很快,曹操就见到了邹氏。为了笼络邹氏,曹操说:“都是因为夫人的原因,我才接受张绣的投降,不然的话你们就被灭族了”。

文/情怀历史

清晨曹军攻下粮仓,还没来得及回军,就被吕布三面包围。吕布亲自上阵与曹军从早晨一直打到晚上。两军僵持不下,让曹操十分着急,于是招募敢死之士。典韦率先响应,带领数十人在西面迎敌。

金沙澳门官网,二

听到典韦的噩耗,曹操大哭感叹道:“吾折长子、爱侄,俱无深痛,独号泣典韦也!”后来曹操又经过此地,仍旧忍不住放声大哭,并令大军停止前进,亲自焚香祭祀。

展开剩余62%

建安二年曹操出征荆州,路过宛城时,守将张绣在谋士贾诩的建议下开城投降,并在府中设宴宽带曹操。曹操大喜过望,于是欣然赴宴。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金沙澳门官网